企业文化

【蓝海纵横】重庆建工人在海外(二)

 

 重庆建工人在海外(二)

□本报记者 李照邦

 

挑战与应对

从事海外工程最大的挑战就是当地复杂的宗教民族关系,以及由此产生的冲突。201834日,斯里兰卡康提发生一起因交通事故而发生斗殴致死的事件,后导致当地两个宗派之间矛盾激增,随即斯里兰卡政府宣布进入为期10天的紧急状态。5日,中国驻斯里兰卡大使馆发布了安全警示,项目部实行严格的每日情况报告制度,短暂的冲突未影响项目部的生产。

经过长期的经验积累,项目党支部形成了一套分析、处理应急预案。2012年,斯里兰卡发布印度洋海啸预警,项目部处于卡尔皮提亚半岛,党支部拟定了应急预案,对项目部人员马上进行了转移,对项目建筑物进行加固, 使得损失降到了最低。2017年,斯里兰卡发生水灾。为防止蚊虫叮咬感染“登革热”,党支部立即启动了应急预案,严控人员外出,选派专人到施工点,发放防止蚊虫叮咬的药品,并进行摸底和实时通报。而在每次出国前,分公司都会对出国人员进行岗前培训,细化到宗教、法律、风俗、饮食、施工管理等各个方面。

2013年成立之日起,在海外施工中,国际分公司未发生一起疾病感染和人身安全事件。

海外施工还面临着属地化管理的难题。一方面,因国家不同,技术标准也不同。以斯里兰卡为例,因历史上曾作为英属殖民地,斯里兰卡工程标准采用的是以英国标准为主、中国及欧美标准为辅,再加上工程师的整体水平偏低造成的每个参与验收的工程师的标准不一,工期很难控制。国际工程分公司曾参与的苏丹一个项目,施工只用了8个月,而整体验收通过用了3年。另一方面,资源组织难度增加。为了顺利推动工程进程和尽可能地降低施工成本,海外项目大量使用当地的劳动力和机械设备,但是仍然存在着因风俗文化和法律不同而带来的协调难度大等问题,比如,项目部刚到当地,工人要求实行现结现付,当天的工作薪资当天必须支付完毕,给项目部增加了工作量,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工人们对中国公司非常认可和信任,便由日结,变成半月结,再到月结。

“我们必须要忘掉一切,加强学习,适应国外的一切。”雷春益深有感触。

借船出海与造船出海

2013年成立至今,国际工程分公司海外项目累计完成产值4亿余元,虽然绝对值不高,但是对于安装集团和国际工程分公司来说,积累了宝贵的海外施工经验,在“一带一路”逐步深入推进的背景下,对公司以后的海外发展具有重要的铺垫作用。

不过,国际工程分公司的海外项目的施工承接,更多是要借助央企的平台,是典型的“借船出海”。从“借船出海”发展到“造船出海”是广大海外建工人的心声。

国际工程分公司“借船出海”,参与海外建设,是安装集团“走出去”的缩影。作为建工集团子公司的安装集团,海外项目施工是其在建工子公司集群中的独特优势,它也是重庆市内为数不多的能够参与海外施工的建设企业之一。

由于海外市场的特殊性,海外项目产值在安装集团总体产值中所占比例并不稳定,2015年,海外市场合同额2300余万元,占安装集团合同总额23.37亿元的1%2016年海外市场合同额5.2亿元,占安装集团30.11亿元的17.45%2017年海外市场合同额6358万元,占安装集团30.57亿元的2%

但不容忽视的是,随着“一带一路”倡议愈发深入,建工人走向海外的步伐愈发迫切。据安装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卢虹介绍,在竞争实力方面,安装集团是具备一定基础的。通过近年来的发展,安装集团项目遍及全国大部分省、直辖市、自治区和国外十多个国家及地区,形成了煤化工、盐化工、石油化工、环保设施、冶炼设备、材料、新能源、钢结构、高端装备制造业等拳头产品,奠定了安装集团走出去的基础,正逐步形成工厂预制化加工、焊接工艺、调试检测、吊装工艺、高寒地区冬季施工、成套工艺等“六大技术”。而在海外施工经验方面,其在巴西、苏丹、阿尔及利亚、科威特、巴林、斯里兰卡、越南、老挝等十多个国家及地区实施国际工程项目,逐步积累了国际工程投标、材料设备(采购集成、报关、海运、清关)、国外工程项目管理、试车、运行等经验,同时形成了一定的营销渠道,并与中国北方、CMEC、中工国际、香港信达-新桥等国际大承包商、投资商形成了战略合作关系,为安装集团走出去更好的开拓国际项目创始了有利条件。

2016年,建工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魏福生在调研安装集团时指出,安装是建工集团的重要产业板块,具有比较强的专业性和独特性,安装集团要明确战略定位、规模和目标,并在主营业务上求突破求创新。

目前,安装集团贯彻实施集团“六位一体”发展战略,明确将工业、化工、医药、水处理、锅炉、水泥、非标钢构等产品技术作为主攻方向,以海外项目和平台公司为依托,抓住斯里兰卡、约旦、柬埔寨、哥伦比亚等项目契机,逐步提升海外施工竞争力,实现“造船出海”,做好重庆建工海外市场进军的先行军和排头兵。【全文结束】

 

【蓝海纵横】斯里兰卡普特拉姆电站项目_副本.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