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文化

【蓝海纵横】重庆建工人在海外(一)

 

 重庆建工人在海外(一)

□本报记者 李照邦

 

    14小时,4000余公里,是雷春益赶赴工地的距离。

    47岁的雷春益,是安装集团国际工程分公司斯里兰卡库鲁内格勒污水管网项目的项目经理,420日,他乘坐飞机从重庆到昆明再到斯里兰卡班达拉奈克机场,再坐车到自己所在的项目部,路程耗时近14小时,4000余公里。

    7天前的413日,他利用斯里兰卡节日——新年节和月圆日的间隙回国休假。距上次回国正式休假,已经足足有500余天了,期间有一次临时回国处理工作,也来不及过多的留恋。

    对于他和长期驻扎海外的同事来说,距离的漫长和时间的积累也不足以抵消对家人的思念。

    热闹的春节

    虽然远隔千里,春节仍然是海外项目部的重要节日。中国农历新年正是热带季风气候的斯里兰卡的雨季,温度在25度以上,曾参与科威特工程的项目经理赵代军把项目上的春节称作“夏天的春节”。让他记忆犹新的是,在春节团年的时候,大家露出的幸福而真诚的笑容,体会到了团队和集体带来的家庭般的温暖。

2018年的春节,和往年的春节一样,大家早早的开始策划张罗,团年饭、游园会、集体近郊游、放烟花……一样的其乐融融。从策划到执行,项目党支部颇有经验,这样的春节,有些员工已经过了7个。为保证员工的休假,从分公司到项目出台了休假制度,保证每个海外员工至少一年有一个月的休假时间,然而,由于一些工程的特殊性和海外施工的特点,重大节日期间必须要值班,大多数员工便主动要求推迟调休,回国过春节便变得有些遥远。

    让斯里兰卡阿塔纳水厂项目的项目经理刘元值得铭记终身的是,有一年的春节,妻子和11岁的儿子来项目上一起过春节,即便如此,妻儿在斯里兰卡的11天,他只陪伴了1天半。

    基层党组织在海外

    “把好方向,站好位置,做好大事,做细小事,基层党建工作才会有成效。”安装集团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工会主席张诗岚介绍,这也是国际分公司海外项目部党支部的主要工作方向。

    把好方向方面,“支部建在项目上,党旗插在工地上”,安装集团党委要求各党支部必须实行与国内党支部一样的标准。按照部署要求,国际分公司在斯里兰卡成立了临时党支部,下辖2个党小组,共有10个党员,刘元任支部书记。收看收听党的十九大,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习近平总书记视察重庆重要讲话精神、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重庆代表团审议时重要讲话精神等重要思想精神,海外项目一样也没落下。

    在站好位置方面,“安装集团海外党支部是安装集团建设生产的生力军,是海外党建工作的阵地堡垒。” 张诗岚指出。斯里兰卡海外项目部党支部集聚和调集了安装集团在水污染等领域的精兵强将,一批经过海外锤炼的富有经验的管理者也逐步走向技术骨干和领导岗位,为了能够最大程度地服务职工、稳定职工,海外党支部也承担着后勤维稳、教育培训等多种职能,“有困难找支部”,成了海外员工的心声。

    在做好大事方面,党支部坚持与国内组织生活内容同步、节奏同步,坚决贯彻党中央及上级党组织的各项指示部署,着重引导职工党员牢固树立“四个意识”,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导工作,增强全体员工的凝聚力和向心力。

    在做细小事方面,党支部坚持每月编辑《党建月报》,包括工地新闻、施工概括、工作计划等方面;坚持关注当地政策和文化,编辑文化工作手册,避免文化冲突;坚持每个月开一次集体生日会、每个节日举行多种形式的职工业余活动,增强大家的归属感;组织员工观看《战狼2》《红海行动》《厉害了,我的国》等爱国电影,增强大家的自豪感;还集中组织职工统一购买生活用品,保证大家的出行安全等。在国际工程分公司党支部书记张晓宏看来,海外党支部不仅吸引了当地中资企业的加入,而且支持当地员工学中文学汉语,“党支部发挥了播种机的作用”。

    海外施工的一天

    几乎和国内一样,海外施工的每一天是规律而忙碌的。33岁的彭强是水厂项目的一名施工员,20173月,他告别妻子和4岁多的孩子,来到库鲁内格勒,他的一天是这样度过的:早上7:00起床;7:3011:30上班,给工人布置工作任务,解决施工难点;12:00午饭,下午13:30开始上班,18:30下班晚饭,19:30夜班,21:00休息。闲暇之余,他会和家人视频,但是当地的网络并不发达,视频经常卡壳。

    28岁的胡玮,是项目的商务经理及五个翻译之一,也是为数不多的一名女员工。虽然她是一名九零后,但她来斯里兰卡已近4年,也算老员工了。星期天的时候,她喜欢沿着海边散步,看着从中国来到这里旅游的人们,她感到由衷的亲切与安静。散步后回到项目部,她喜欢看《欢乐喜剧人》,在笑声中渡过轻松的一天。2013年大学毕业进入安装集团,2014年她第一次出国便到了斯里兰卡,“刚到的时候,作为一个女孩子也哭过。”不过,几个月的熟悉之后,她反而觉得这份海外工作能够自己保持一颗像旅游一样的心态,不仅可以说出一口流利的外语,而且可以接触到不同文化风俗,拓宽了眼界。

    学习与融合

    文化的交流,也促进了彼此的学习。一直让大家津津乐道的是,给项目部开车的当地司机阿米德,在长时间的语言浸润下,练就了一口流利的重庆话。

国外工程一般实行属地化管理,即为了降低成本和顺利地完工,尽可能地选择当地的工程师、工人和一些机械设备。在雷春益看来,国外工程的经历,让自己在项目综合管理能力和对文化习俗的适应能力都有了较大提升,增加了自身的人生阅历。

    施工员彭强认为,国外工程比想象的还要忙,施工难度大、地质结构复杂、受雇主的约束也比较多。不过,他感到收获很多,总体的协调能力提高了,在复杂的宗教地区,也知道如何尽快地适应当地环境,这些都是在国内学不到的。

而对胡玮来说,国外工程让她认识到,所处的国情不一样,市场环境一样,管理不一样,风俗习惯也不一样。她工作之余的生活有了些长途旅游的感觉:不用再在乎来去匆匆,有时间能近距离接触异国他乡的每一个景点。

    工程施工越久,他们越熟悉脚下陌生的土地,也让他们有了情感。阿塔拉净水厂场区进场道路中有一座涵洞桥,由于洞口较小,每逢雨水充沛时就会从上游冲下树枝树叶等杂物,使部分泄洪洞口被堵塞,河水常常从桥面漫过,危及当地车辆和民众出行,且长时间堆积还会腐烂发臭影响水质,造成空气污染。项目部支部发现这个问题后,多次组织机械和人力进行挖掏清淤。2017年,斯里兰卡新年的前一天涵洞桥再次因下大雨堵塞,而现场所有机械设备操作人员都已放假。但是为方便新年期间当地民众出行,项目部支部立即组织管理人员和工人进行人工清理,大家顶着烈日浸泡在水里,用双手一点一点抠出杂物,汗水混着河水湿透了大家的衣裤,过往行人被打动了,纷纷加入项目部的清淤队伍,项目部的付出同样也得到斯里兰卡人民的热情回应,每当项目部需要帮助的时候,他们都会积极的伸出援手;现场周围的村民经常为项目部送上自家产的时令水果,也经常邀请项目部人员参加他们组织的各种活动等。【未完待续】

 

【蓝海纵横】兰卡普特拉姆电厂构件吊装222.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