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文化

茶友记

 

茶友记

二建公司 杨敏

                            

乌龙茶大多产于福建,广东与台湾也有量产,属于半发酵茶。它作为中国特种名茶,除了与一般茶叶一样具有提神益思外,另具有养颜、排毒、利便,消除细胞中的活性氧分子等功效。中老年人经常喝乌龙茶有助于保持听力。

那年应邀,去厦门浪迹,被众多名人故居,弄得口干舌燥,遂进茶庄讨口茶喝。厦门的大街上,多有各种茶庄,茶庄的格局,也甚为高雅,怀疑其风格来自台湾不在话下。茶庄卖的茶叶,自是乌龙茶为主,四壁琳琅满目,都是精美的茶罐,或庞大锃亮,或小巧可爱。茶庄的妙处不止是环境高雅,厅堂中间,必有品茶台,品茶台上,自是功夫茶的全套家什,多有树根竹子雕成,甚有古趣。买茶的规矩,总是先品后买,万一钱包羞涩,借口说对象不让买,店家也不强求。就我所见,福建人做生意,态度之好,待客之热情,无出茶庄之右。

我去的茶庄,算是个小茶庄,店内仅老板娘一人应酬,门外站一男人,游手而立,似是其男人。老板娘年纪不大不小,瘦而颇有风韵,一席丝绸缎料长衣随风扬起,做起生意也十分热络,明眼人都不易察觉这种不亲假亲,不近假近的感觉。老板娘像极了算命先生,先套我的来历,看看是否是大买主。吾乃老实之人,于是自报家门,虽是荣幸的贫下中农,竟不肯安份守己,要喝这昂贵的乌龙茶。老板娘听罢一头雾水,吃不准之极。于是循循善诱,先泡了一壶最低等的铁观音,让我试试口味。  

乌龙茶到了福建,自以铁观音最为普遍。台湾的高山乌龙,多在上海一带,哄哄小资们的樱桃之口。所以相比之下,铁观音浑厚,性烈,香浓而入口涩。老板娘虽然对我以贫农待之,心目之中,还是希望我倾尽家力,买几斤上好的茶叶。所以四十元一斤的茶叶,命我浅尝辄止;立即换上八十元一斤的。后者自然茶梗少了许多,入口香气既浓,涩中少了很多苦味。老板娘见我摇头晃脑,虽一介贫农,却也有三分风雅,信心倍增,旋即换成一百三十元的中档茶叶,如此不断更换,一直喝到二千四百元之数。期间不断打量我的行为观止,观察入微,看其是否有钱包羞涩,手脚发抖之状。

且说回来,钱钟书先生的《围城》之中,有一段妙语。说是有一堆葡萄,乐观主义者,必是从最坏的一个葡萄开始吃,一直吃到最好的一个葡萄,把希望永远留在前头;悲观主义则相反,越吃葡萄越坏,吃到绝望为止。我在喝乌龙茶中得出的人生道理,也大致如此。按老板娘的说法,如果倒过来,从二千四百元开始往下喝,不仅喝不出乌龙茶的味道来,喝到后来,口味就会颠三倒四。瘦而有风雅的老板娘所说,再加上脑海中浮现的钱钟书的妙语体悟,我自然对她的话信而不疑,便狠下心买了两斤八十的,老板娘也是乐呵呵的,并无失落之情,似乎习以为常罢了。这由简及奢的,由苦及甜的简单人生哲理运用在茶商的经商中,也平添几分哲悟。

郑板桥诗云:“不风不雨正清和,翠竹亭亭好节柯。最爱晚凉佳客至,一壶新茗泡松萝”。写的是心之静,云卷云舒的泰然。人生之路曲曲弯弯,生活的风风雨雨,在一壶茶水中,缓缓地消融。